旅行的最初:Santiago, Chile 聖地亞哥, 智利

生活的殼被敲開後的第45個日出

如果我挑個頭說起:一切都和錢脫離不了關係。
出門時,身上只有$5000塊加幣作旅費,卻打算南美洲走半邊、跨六個國家、吃喝拉撒六個月。

…這是天真還是不得已的事?我到現在還沒想清楚。即使錢沒存夠,機票也已經訂了,工作也已經辭了。要走的前兩天,加幣劇跌將近40%,差那麼一口氣就要說小姐不去了,但有個很好的朋友這樣對我說:
“人生,有錢有閒有健康,就只有那麼一瞬間。那一瞬間過了就沒了。”

我同意,但非常發悶,因為我,錢、閒、健康都各只有60%而已。算一算那40%,如果把還沒有生養孩子算進去,那一瞬間就只好僵硬地伸出手抓住現在了。

出走後的一切,都和省錢有關:

日子的殼被打壞後,所呼吸到的第一口新鮮空氣,卻是異常地刺鼻和嗆人。先是Miami(邁阿密)在陰暗的小房間裡的濃厚潮濕狗味,再來是Santiago(聖地亞哥)的空氣污染和街道邊揮散不去的尿騷味。之後在Valparaiso(瓦爾帕萊索)的市區中雖然空氣裡佈滿了鹹濕的濃郁海風,但在市區外的小鎮上一切有好轉的跡象。小鎮裡住著令人心暖的人情味,白天散布著日曬清爽的洗衣粉的香氣,晚上還有Ger(蒙古包)煮飯的家鄉味,。

IMG_9576
北美的最後一眼- Miami Beach

 

從狗味開始回憶起:第一站到Miami待兩晚。出發前在AirBnb上找了每人一晚美金$38元的旅社。所謂的旅社,其實是個單身男子把他小公寓裡的小客廳用布簾隔開,緊密的放了三個上下鋪的床出租給旅人過夜。一切都很簡陋,沒有窗戶,沒有景致,只有個老舊的空調機和昏暗的小浴室。

這是對比落差很大的第一站。
15分鐘路程就可走到的Miami海灘很美,很寬闊,市區街道很熱鬧,但睡覺的房裡只有一盞小小的檯燈和床鋪與枕頭上濃厚的潮濕狗味。在白天我們沿著海岸走一圈邁阿密海灘,寬廣的沙灘上可以感受到海的平靜。晚上我們沒有參與它的夜生活也沒有安排任何行程,因為哀悼加幣將會是長達六個月的坎坷。會經過Miami也純粹是因為從這裡飛南美洲機票最便宜。

IMG_9590
陰暗房間裡唯一的一張照 (如果帶貓來我會更死心塌地些,狗味也許會被抵銷些)

 

Miami之後是九小時的飛行穿插十小時等轉機的無奈,無奈中又夾帶了行李運錯站的滑稽情節還有生理期第一天的無比劇痛,整個人身體不適地怒火中燒,燒了十幾個小時才到達Santiago, Chile(聖地亞哥,智利)…

這裡是南美洲的第一站:
睡了一覺像是過了一個世紀一般。上上下下飛機八次,時差是溫哥華加兩小時(Miami),再加三小時(Chile)。因為沒先把換算幣值弄清楚,而被機場鬧哄哄的shuttle bus(區間車)司機坑了$90加幣一趟20分鐘路程的兩個人,在下飛機15分鐘內就成了傻子。這是第一個因語言不通所受到的打擊。

Santiago的機場出境非常的熱鬧。一背著行李走出出境大門就是一群黑壓壓的人撲上來問你要不要搭計程車。在上飛機前,Ger(蒙古包)查好了下機後搭shuttle bus去hostel是最便宜的。卻沒有查到價錢,也沒有查幣值換算率。一出境就是一陣吵鬧的西班牙文,我是一個字都聽不懂,蒙古包說shuttle bus?其中一個人點頭,就拉著我們的行李往停車場走去。我一路問不用買票嗎?蒙古包說跟著他走就好。那人很親切地幫我們拉行李帶我們上了一台車,然後說$20,000 pesos, each。(一個人$20,000 pesos。),又叫我們給他$5000 pesos 做小費。我很疑惑地問那是多少加幣,司機說那是$15元美金一個人。到了hostel看到換算匯率才知道$20,000 pesos = $40 cad。所以我們總共付了$90加幣(加小費)坐一趟20分鐘的車。

Chile在南美算是四大昂貴的國家之一,其消費無論生活用品或吃住都和溫哥華不相上下。一月在Chile又是旅遊旺季,所有的住宿費都漲價。我們的每日住宿費限制在一人$25加幣以下,在加幣重跌的這個當下,那只有$18元美金不到,這就是背包客的預算。

因為如此,生平第一次:在Santiago我住進了Hostel – 旅行宿舍

 

IMG_9586
Hostel 初體驗

我和Ger住進hostel可以住到最便宜的dormitory(大通舖)。這是個可以塞六個人的dorm(有些hostel最大有八人或十二人的)。我承認,在這之前我是個嬌生慣養的女人。只住過hotel和Bed and Breakfast,而且大多被伺候的很好。不論工作或私人旅行都是自己一間房,寬敞舒適乾淨明亮。我狹小認知中一直以為必然的基本配備–這一套在低預算的背包旅行中完全勾搭不上。

IMG_7421-2
古老的18號房- 那個時鐘被時間封住了,沒動過

就連曾經認為是不可或缺的私人空間,也突然被五個男人分了去。這是我第一次和五個男人共住一房。一人一個上下鋪,完全沒有隱私的作息。五個男人中其中一個是Ger(中文直接翻譯是:蒙古包。他是和我一起旅行的愛爾蘭男人,剛好也是交往一年近半的男友),另外四個是從Brazil(巴西)來狂歡看起來剛滿20歲的毛頭男們。毛頭男們其實人都不錯,就是年紀輕體力旺盛,和初老的我們存在著跨世代、語言和作息上的代溝。

我們在Santiago待四個晚上,毛頭男們夜夜早出早歸。凌晨五點進房間,早上七點就起床出門。老實說,毛頭男們做些什麼小姐是一點也不想在乎,但是同住一房就很難不去介意。凌晨五點乒乒乓乓的進門睡覺,吵鬧停下不到一個小時便又在早上七點乒乒乓乓的出門。都不想提還有一個凌晨五點入睡前得看YouTube影片大笑不停的不識相毛頭男在這乒乒乓乓中哈哈哈地攪和著。
很無奈的,這是三十初老和二十初成人之體力上的大代溝。正在調時差的二初老們睡眼朦朧中也就學著得過且過的人生大智慧。

IMG_9584
給體力旺盛毛頭男們留念的偷拍照

自由遊蕩了幾天幾夜,於這樣的日子才過沒幾天,對時間的敏銳感便很快地消失了。烈日卻依然提醒著我這是屬於夏天的時令。

Santiago這城市是這般的樣貌:悠閒的人們臉上總掛著笑容,嘴裡總哼著歌,無論手上在做些什麼。即使要坑你,都愉悅的讓人看不出來。木色木色的桌椅,各式各樣青色、黃色,橘色、藍色、綠色的牆壁,屋頂,屋簷和窗邊。這個明亮的城市充滿了鮮豔又耀眼的顏色,它與它的人們一點也不低調。

IMG_7457-2
很投入並隨處走動停留的街頭藝人

早晨到下午兩點之前,城市都還涼爽的騙著人出門,天空會晴朗的飄些雲彩讓人自我感覺良好。但從下午兩點到六點,所有的雲朵便都和當地人一起去吃中餐和睡午覺。正午才過天便藍得刺眼,烈陽豪邁地熱情擁抱著大地上所有受它照耀的存在。身體不論任何角度都灼熱著。皮膚像是下一刻就要被燒成灰的瓦片般紅通通的黏貼在臉骨、肩胛骨和手臂骨上。如揮舞的動作過大,一層層的皮膚便會剝落成一片片的灰屑掉在地上給路人踩踏去,那熱度直透血液,連骨頭都不自禁地疼痛著。(真的只有那麼一丁點地誇大其詞而已)

IMG_9585
這個帳篷裡住了一家人,有爸爸媽媽加兩個小孩,就搭在圖書館和水池的旁邊,還可以順便洗澡和洗衣服
IMG_7562
曬的金黃色的小孩們,在看似不曾被清潔過的水池裡玩得不亦樂乎
IMG_9579
熱氣啊,熱氣,Santiago

Santiago除了過熱的氣溫令人腦發漲,它的藝術博物館倒是很值得讚賞並可以躲熱氣降腦溫。在市中心的館有視覺藝術(Museo de Artes Visuales),古典藝術(Museo Nacional de Bellas Artes),現代藝術(Museo de Arte Contemporáneo)。各藝術館有各自的風格,令我最感到時代差異的是古典藝術館,即使我和Chile歷史很不熟,卻能在風格濃厚的作品中感受到其歷史情懷,那簡單的顏色和筆調一抹抹地映照出創作者在當代受政治或宗教限制和壓迫的情緒,非常的令人動容。

IMG_9589
視覺藝術館 (Museo de Artes Visuales)

 

IMG_8119
side walls – 很壯觀的邊牆
IMG_9583
I like this

 

我考量著,Santiago在我心裡…是個來過一次就好的城市:人多,車多,熱氣多,污染也多。視覺感受飽滿的西班牙式老建築物是整個城市的特色。在烈陽下爬了30多分鐘站上位在市中央一個高幅度的觀光景點- Santa Lucía Hill (聖盧西亞山丘),收入眼中的卻是顯著的大樓與空氣污染。即使城市的外圍被相當壯觀的Andes (安第斯山脈)環繞著,但因被污染的smog(煙霧)籠罩住,所以無論再好的視力都穿不透那濃厚的灰濛。

IMG_9578
酒紅醉紫的整棟房

IMG_8120

IMG_9594
Smog! (煙霧啊煙霧)
IMG_9580
除了亮眼的建築物,城市空氣中的分子都染成灰色的

還緊握著天真的我坐在這裡,什麼都不懂,只是用心地在感受著; 感受著Satiago的熱情,感受著這城市放慢的節奏,感受著樹陰下難得的沁涼,感受著身體內處那不停歇地哀悼加幣幣值猝死的心痛。傍晚了,我還在庭院裡餵蚊子,看著抽菸喝可樂的人們,各自從不同的地方來到這樣的一個城市,悠哉的坐著,交談著。這麼多個我們,離開習性,離開家鄉,離開熟悉的地方來到這裡,都在找些什麼呢?

IMG_9575
在hostel裡我最常來餵蚊子的角落

不喝可樂的我,睡了一覺像是沈澱了一個世紀:耳聞了喧鬧,目睹了繁華,感受了Santiago的鮮豔和耀眼:這是視覺,溫度,幣值,和食衣住行都和我的期待起衝突的第一站。

接下來要往小鎮- Valparaiso去。

IMG_9588
Finally leaving Santiago (行李很重所以迫不及待地要走)

 

“旅行所必須付出的代價,就是恐懼。就是在某個特定的時刻,因為和自己的家鄉,語言距離的那麼遙遠,…我們會被一種模糊的恐懼攫住,會本能性地渴望能夠再度受到積習的庇護。這就是旅行最明顯的收穫。處於這樣的時刻中,我們就像在發熱,卻又似海綿一般。最細微地碰撞,都能讓我們的存在根本產生動搖。…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不能說旅行是一種樂趣。旅行並不能帶來任何樂趣。我在旅行中看到的不如說是一種苦修。
-Albert Camus, 卡繆札記:第一卷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旅行的最初:Santiago, Chile 聖地亞哥, 智利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