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與海:Valparaíso, Chile 瓦爾帕萊索, 智利

世界的動盪,也會隨著日子的姿態而寧靜下來。

思緒像海潮一般的來,那是不能自己的事。一開始,我有個很簡單的念頭:我想要跨越一片陸地,去遇見未來的自己。我所嚮往的純粹並簡單的生活方式,不僅要一步步地去建立它,更要一點點的去放掉它。

有一種陪伴,不帶虛榮,沒有任何地掩飾,在所有的缺點與陰暗面都暴露出來之後,還能夠溫柔地陪伴彼此在時間和空間的隙縫中。

從大城市飛到大城市飛到另一個大城市,才慢慢跟著巴士遊移近兩個小時到鄰近靠海的小城鎮。出了Santiago之後風景就轉換了。房子變少了,大樓都消失了,沿途是一片片荒地和偶時出現的小小規劃住宅區。我一邊努力地和暈車保持鎮定,一邊想像住在這所有房樓都長一樣的人們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樸素的人們,進進出出樸素的房子與車子,是否也像被寵壞了的我們一樣為了生活掙扎著?

我不是一個人走到這裡的。
和我一起旅行的蒙古包(Ger)是個無敵隨興的愛爾蘭男人,對生活的細節不計較也不善於規劃。反之,我是個被生活磨練得小心翼翼不愛出差錯的女人,這次卻任性地沒做任何功課就來了南美洲。本來很天真地盼望能學習隨遇則安的大智慧,但預算劇減加上我初老不妥協的堅持乾淨與安靜,隨遇又能安的選擇便就像在光害中看流星一樣,需要視力超好、注意力特集中地去抓住那一閃即逝的運氣。

除了頭四天的Santiago(聖地亞哥)是預訂好之外,接下來的行程便都走一步算一步。兩個人半夜賴著hostel( 旅行宿舍)的破wifi看遍了一個又一個hostel review(旅行宿舍評論)。在小姐耍無賴不心儀便不罷休的堅持下終於在Hostel World上找到一個 Bed & Breakfast(食宿)一人一晚才$13 CAD ($9.84 USD)有獨立的房間與雙人床,乾淨的共用浴廁,還附早餐。因位於市中心外圍,需要市區公車15-20分鐘的車程出入所以價錢便宜。但網上幾乎所有的背包客都抱怨市中心的噪音沒有睡眠品質。所以能遠離市中心的喧囂,二初老是撿到寶的開心。

第一乘的南美autobus(客運巴士):

去Valparaiso(瓦爾帕萊索)的路線,最便宜的方式是從市區乘Metro train (地鐵)到巴士總站去坐車。到了車站後比手畫腳地和Tur Bus詢問,一個人9000 pesos ($18 CAD / $13 USD) 就可以買到來回票。

在到達之前我完全不知道Valparaiso(瓦爾帕萊索)是怎樣的一個地方。到了之後才見識到這是個沿海灣而生,靠海港和觀光業而運作的都市。因為地理環境佔優勢,她曾經是美國與歐洲集中交易的商業基地。在她的黃金時代曾被稱為Little San Franciso (小舊金山),吸引了大量的歐洲移民。之後卻因Panama Canal (巴拿馬運河)的開道導致礦業沒落。在受過數次的大地震、暴風雨、海嘯的摧殘後,能被留存下來的西班牙殖民式建築物所剩無幾。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c1 preset
每個城市,都市,城鎮,與小村莊都有她專屬的節奏、秩序、聲音與味道。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x3 preset
到達Valparaiso的市中心:Plaza Sotomayor (索托馬約爾廣場)

這城鎮充滿著濃濃、濃濃的海腥味,和Santiago截然不同。剛出車站時還聞不到海的味道,只是一團混亂地找不到公車站牌。去問車站的警衛,他帶著我們走到出口,手一揮,說直直走就是了。我們道了謝,一頭霧水地背著行李向前走去。放眼望去是一個公車站牌也沒有。還在困惑時,突然看到我們要搭的511公車極度緩慢的開在我們旁邊。因為沒有站牌,兩人緊張地大動作招手,公車司機點個頭手一揮就叫我們上車。吃力地背著行李跳上車後,車內間狹窄的連carry-on(手提行李)要拉進來都很困難。我扛著大背包縮進其中ㄧ個座位,站不了也坐不下地蹲在行李和座椅的空隙中。才縮進去,公車又停了,3-5個人上了車,一個個橫跨過我卡在走道中間的carry-on。蒙古包好不容易也擠進了公車另一邊的座位後又急忙地把12公斤重的手提行李塞到我座位上。車子接著又停,又有人上車。我和蒙古包便各自在公車的左右邊,半站在自己的座位上用身子扶著行李,看著公車那只站得了一成人寬度的車間道上擁擠的塞滿了乘客,每個人都動彈不得的盯著我倆這大包夾小包的外來客。

IMG_7924
小姐一邊撐著行李一邊很忙碌的在偷拍

這也是個奇景, 公車的前門是從來不關的。經過市區路邊時,公車是緩慢的緊。路邊有個穿白色吊背心的男人招手上車跟司機說了一陣後,便站在公車門口高亢地向路邊招攬乘客。另又有一男子跳上車在公車的前後大步的來回走並大聲嚷嚷了起來。聽不懂西班牙文的傻愣下,我一開始以為他在叫賣。過了近一分鐘才發現他是有節奏地在唱rap,中氣十足且興致高昂。小小的公車從頭到尾是走五步的距離,他就來回走了30-50趟來唱完他的rap。唱完後拿著帽子兜乘客要錢。給的沒給的繞了五步路又下車,穿插那白色背心男子還在門口不停地喊路人搭車。

原來這裏的公車沒有所謂特定的站牌,只要有人在路邊招手就會停,有人要下車也會停。所以公車是沿路沿路的一直停,有時才開又停下讓人上車。過彎路沒人時司機便死勁地催引擎加速在趕路。在人群絡繹不絕的市中心,還有人跳上車肩上扛著一個軟布製的大型冷藏箱,站在門口就開始叫喊:Helado! Helado? Helado! 賣力地兜售著冰淇淋。叫個幾聲見沒人搭理便又跳下車。這一整段情節迅速地發生在我們上車後不過10分鐘的車程內。我剛在Tur Bus上睡醒還未回過來的神這下全都驚醒了–女人的神智在,只是目瞪口呆而已。

吵吵鬧鬧地,還是到達了目的地。因為聽不懂司機說的話提早下錯了站,背著行李又多走了15分鐘的上坡路。走在鎮的山坡上看到排排的矮屋沿著海灣蔓延的繞去又隨著山丘的坡延綿而上,是個非常純樸又壯觀的景象。而沿著海灣往山上繞的42個丘陵中,某嶺某處就是我們即將落腳四晚的家。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k2 preset
受過時間摧殘的Valparaiso,住著經過時代變遷留下來的人們

炙熱的大太陽燒著背,我的心卻是被這裏人的熱情給融化掉。下錯站的二傻隨口問了個人路,他便熱心地跟著我們上山坡,還跑去問其他雜貨店老闆房號,沿著街左右跑直到我們找到對的房子才笑哈哈地跟我們擁抱說再見。

落腳的第一天是星期日:

我們第一次學到,在南美星期日是找不到東西吃的。所有的店都關著,空氣中一片死寂。餐廳不開,街上沒人,公車不停不停兩班然後不來,路邊就瞪著一隻隻的野狗在熱氣中吐舌發呆。二傻先搭錯公車,然後被落下在偏僻的交叉路口又站又曬又餓又走兩個小時,才灰心回家打算餓死。Dina是我們的主人,看到精疲力盡又用破西班牙文折騰Google Translate半天只為了表態找不到食物和等不到公車的二傻,即使正有客人來訪,卻放下手邊的一切,開火熱兩個empanada(南美有名的肉餡卷餅,有名的原因是智利沒有其他的料理)把她和客人本來要吃的點心讓給了我和蒙古包兩個白癡蛋。很感動的我跟Dina說明天我們會做晚飯給她吃(其實是蒙古包做飯,我點菜),而這便是我們友情的開始。

IMG_0617
走盪在市區的熱鬧景致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c1 preset
Hola Chicos! (嗨,小小孩們!)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c3 preset
某個我喜歡的個性角落

這個城鎮色彩繽紛卻又斑駁。由石牆、鐵牆建立起來的平房,一個個成一片片的繞滿了丘陵又沿著海岸線散開。不拘小節的丘陵如此豐富的顏色,以出人意料的色系襯托著深海,無怨尤的陪伴著海水的藍與灰,俯瞰她的有時規律有時不定性,有時幼稚有時老氣,與之潮起潮落。丘陵卻從不忘初衷,包容依舊。

與海的味道一起深印在我記憶裡並帶走在心中的,是她一片溫馨的燦爛笑容:

在這裡,我和20的一切說了再見。沒有華麗的衣裝與高跟鞋,沒有妝容派對,也沒有過度修飾的話語。我們與認識三天的和藹老婦人圍坐一桌,喝著紅酒、Bosaco配Kuchande Manzana (蘋果派蛋糕)慶祝我30歲的生日。能和真心交流的人一起慶祝時間的累積,心情比什麼都來得真切。他和她一舉一動的細節都讓我感動地收藏在眼底。

老婦人與我和蒙古包,手上一人一台電腦或手機勞駕著Google translate,互相交換西班牙文與英文所想要傳述的心情與來歷。我稱讚Dina她掛在牆上的照片很漂亮,裡面有年輕時的她與一個更年經的男子。Dina說了些什麼帶著淡淡的笑,我沒聽懂。翻譯過後才知道那是她與兒子的合照,而她的兒子去世了… 好年輕的男子,好溫柔的母親。沒有語言能力的我很難說出安慰人的話,只能輕輕地說抱歉。Dina臉上掛著淺淺的微笑但心裡很失落地說愛她的人都不在了。她的父母和兒子都去世了,年輕時卻因為選錯了男人,所以現在那麼窮。

我認真地跟Dina說她是個很善良又慷慨的人,每個遇到她的人都愛著她,那屬於心靈的擁有才是真正的富裕。

Dina為我感到幸福。她說蒙古包很愛我,每晚煮飯給我吃對我非常的好。我點點頭說知道自己很幸運,他是個心地很好的男人。心裡卻為Dina感到不捨。這麼燦爛的笑容背負著這麼多深刻的失落。其實人活了大半輩子,在任何一刻,都只是希望身邊有愛與被愛的人陪伴著。無論在世界的任何角落,人們最終都只希望做了對得起自己的選擇。

是啊,生命中似乎充滿了無盡的選擇,但也充滿了無盡的陪伴。我並不是獨自一人走到這的。每一次的卻步都是無數堅定的友情推著我踏出來的。每一個花心思支持、鼓勵與瞭解我的人們。而每一個我們都同樣地害怕著,卻也同樣地渴望愛著、希望著。無論日子的樣貌與型態,成長便是在某個時間點徹底的理解,那選擇最終只有一個。選擇只存在於愛或恐懼之間。當遇到每一個讓你恐慌的時刻,選擇愛,那包容並諒解一切出於你自身的愛,恐懼便不再有存在的空間與必要性。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s1 preset
“走遍了所有海的交界,只為了找一個念頭。” -Ti

成為30的我,很荒謬的用時間去界定自己。但事實的確如此,所有的念頭都有跡可循,得經過時間的充斥才能夠昇華自己的狀態:由裡到外。30歲之後的日子不會有什麼太大的不同,但我希望透過我痴老和傻氣所走過的路能給你,參與我旅程的你– Allow Life to Take Its Course: 允許經驗,允許瘋狂,允許挫折,允許情緒,允許為你好的人,允許自己放下堅持,允許自己坦蕩的去為日子上色,也允許自己的生命為看著同一個方向的人給予並建立些什麼。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q3 preset
女人與海的交際:那心,用什麼顏料畫日子,日子便是什麼日子便是什麼色彩。

於是我說:

“那日子,是我們自己的傑作。
肯給多少,日子便回饋多少。
所有分出去的,最後都會回到自己心裡。
一切毫無例外。
那心,用什麼顏料畫日子,日子便是什麼色彩。
將就與否,這個當下都為你我所擁有,
而與成長並進的我們,無論再瞢懂,都還是感動著。”

接著呢,接著是,累死人不償命的75公里翻越山嶺 Patagonia – Torres del Paine W Trail(巴塔哥尼亞 – 百內國家公園 w 步行徑)

IMG_0639

“所以說,千萬不要忘記這一切,一定要抱著我們有一天也會老,那日子不會很美,不會很好,不會很快樂的信念而活著。同時要對自己說,重要的是現在,要建設一些事情,現在,不計一切代價,不計一切力量。要經常把養老院放在腦海裡,讓自己每天都能超越自己,讓每個日子變成不朽。要一步步地爬到自己的聖母峰,並且要讓每一個腳步能像永恆般那麼長久。未來的用途是:以充滿活力的真正計畫來建設現在。”
– Muriel Barbery, L’elegance du herisson (刺蝟的優雅)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女人與海:Valparaíso, Chile 瓦爾帕萊索, 智利

  1. 哈哈哈!「有名的原因是智利沒有其他的料理」,妳的註解也太妙了!!
    Dina的境遇令人鼻酸,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難以言喻。
    經歷過一切繁華,在平常日子裡可以打開掌心牽起另一個人的手,是幸福的。

    Liked by 1 person

    1. 智利真是沒東西可以吃啊!走到哪都是Empanada? Empanada
      恩,因為不適應,旅行中的哭鬧比平日來得更戲劇化,死小孩的樣還能被包容和支持,真的是感激的 🙂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